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 > 关注 > 正文

不止是患者,整个正畸行业都“求医若渴”

来源:网络采编 编辑:医疗健康网 时间:2022-06-12 阅读::
导读:正畸正在当代网友中间形成一个圈层。 在各大社交平台与专业医学论坛上,来自天南海北的网友聚集在一起分享经验与感悟正畸前的犹豫与准备,正畸中的变化与惊喜,正畸后的效果与感受。有人久病成医,有人广做功课。 一个明显的趋势是,早年正畸人群以青少年为

正畸正在当代网友中间形成一个“圈层”。

在各大社交平台与专业医学论坛上,来自天南海北的网友聚集在一起分享经验与感悟——正畸前的犹豫与准备,正畸中的变化与惊喜,正畸后的效果与感受。有人“久病成医”,有人“广做功课”。

一个明显的趋势是,早年正畸人群以青少年为主,而现在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越来越多,甚至出现很多四十多岁的人群。他们未成年时大多囿于经济条件或意识不足,错过了机会,如今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和医学认知,沉寂已久的正畸需求随之被唤醒。

“经济门槛”“年龄门槛”跨过去后,摆在他们面前最大的难题是:如何找到专业靠谱的正畸医生。

求医若渴VS求学若渴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1月,国内拥有执照的正畸医生为6000多人,而全国需要矫正又有矫正意愿的人群约有2亿人。每个正畸医生都要同时面对多个患者,而在医院或诊所之外,还有无数等待正畸的患者翘首以盼。

“求医若渴”正在成为正畸患者和行业共同面对的难题。一方面,“最好的医生”大多集中在发达城市的三甲医院或连锁机构,排号就要排到几个月之后;另一方面,正畸是一个需要长期投入和定期跟随的诊疗项目,因此低线城市民众的正畸项目往往因为离大城市里的医生们“路途艰辛”而作罢。

无论是从商业逻辑,还是“大健康”的社会价值来说,“人们日益增长的正畸需求与医生数量质量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都是正畸领域目前最大的痛点。

 

图片

 

上海的李娜医生在为患者看病

值得注意的是,以往人们在讨论中国正畸发展时,往往会强调与欧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包括患者意识、医生数量、行业体量等。但国内正畸行业的内部结构性不平衡的差距同样不容忽视。IOF国际正畸基金会常务理事、美国福赛斯研究院客座教授Kang Ting教授告诉我们,中国的口腔正畸学,在顶尖领域的医生水平和欧美发达国家差距并不大,甚至各擅胜场,比较大的差距就在于“普通医生”上。很多顶尖的理念与技术并没有做到“可及性”。

一些“基层医生”几乎很少有机会接触到系统的前沿技术与学习资源。患者们“求医若渴”,他们“求学若渴”。

广东省和平县的叶医生是其所在诊所的正畸临床负责人,他每周几乎有2-3天的时间在图书馆度过,从书籍中汲取正畸方面的知识,但他最希望能有更多学习的机会,聆听顶级专家的课程,学习到系统的正畸思维。但这种机会对于一名县城医生来说极为稀缺,他很幸运的在2018年得到了一个跟随中山大学光华口腔医学院的一位王教授学习的机会,于是每个月都会往返和平县与河源市,每次两天,三年时间风雨无阻。

相比起来,叶医生算是幸运的。在中国广袤的土地上,散落着许多像他这样的牙科医生。目前,中国口腔机构超过11万家,而拥有最顶尖技术的医生群体,往往会选择发达地区的三甲医院或连锁机构,“普通医生”们则分散在不同的地方。他们渴求更高的技术,希望不断提升自己,却被地理位置、信息交通、经济条件等所限制,很难更进一步。

但也正是这些普通医生,才是金字塔的基石,才是满足大众正畸需求的主要力量。

事实上,不止是中国,正畸医生的缺口是一个“全球性问题”。

在美国,跳过医生直面消费者的正畸DTC(Direct-To-Consumer,意为“直接面对消费者”)模式备受正畸医生诟病,因为患者只需在指定的门店扫描口内数据或者自取牙模,寄给隐形矫治器公司,几周后就会收到“牙套”。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反馈一次变化,始终与公司直接沟通,无需正畸医生参与,这种模式对于患者来说风险极大。

但是它却依然存在,且仍有不少的消费人群。原因何在?

松柏投资集团合伙人、IOF国际正畸基金会联席理事长黄琨表示,“四年前我们去美国调研正畸企业时,就在思考DTC模式存在的背后原因,从数据分析中发现,大量消费者购买DTC牙套的原因是他们所在的小城市或郡县缺少正畸医生,但是他们都有通过矫正变美的强烈愿望。美国的正畸医生有1.1万人,看似不少,但美国人口超过3亿,在大城市以外还是有很多患者在开车几小时范围内都找不到正畸医生的,这是他们寻求“DTC牙套”来帮助自己解决问题的重要原因之一。这就说明,就算在美国这样的发达市场,相对于大众的需求,正畸医生数量也还是不够的。”

 

图片

 

撑伞的人

正畸医生的“缺口”除了数量上的,当然还包括质量上的。

一个专业的正畸医生的培养需要耗费8-10年的时间,但每年国内的口腔院校仅能培养出400多名正畸医生,这些和数亿名亟待诊疗的错颌患者相比,杯水车薪。

Kang Ting教授强调,牙医是一个终身学习的职业,学校的学习、获得一个基本的医师资格只是第一步,之后要靠在牙椅前的一次次实践,不断积累临床经验,并不断继续教育,才能慢慢诞生“真正的好牙医”。

换言之,要培养更多更优秀的牙医,需要从“普惠”和“可持续性”两个方向入手。既要为正畸行业吸纳更多的新鲜血液,壮大医生群体数量,也要为普通医生们打破向上发展的壁垒,让他们有机会接触到更顶级的技术与资源。

Kang Ting教授回想起自己上世纪80年代在哈佛大学学习牙科与正畸的经历,彼时他的研究条件十分有限,用的设备都是二手的,研究资金也十分匮乏。直至收到一家学术机构一万美金的研究资助,他的学习研究生涯才正式起步。如今的Kang Ting教授已是全球顶尖的正畸专家,而他曾经的经历,和当下许多“青年正畸医生”面临的困境相似。

淋过雨的人,会更想帮别人也撑一把伞。

当多年老友黄琨找到Kang Ting教授,讨论“能否携手多国正畸学术大家,一起打造一个开放式的、中立的、终身学习成长的平台,让更多的普通医生可以直接触达顶级的专家资源”时,Kang Ting教授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一边是投身牙科行业七年如一日,将帮助患者找到好的正畸医生这件事情视为企业重要社会责任的松柏投资,一边是为正畸学科奉献终身的教授,双方一拍即合。

Kang Ting教授为这个主意感到兴奋,他觉得,自己已经实现了梦想,所以想要帮助更多“青年版的自己”去实现他们的梦想,也将先进的思想与技术传递下去,为正畸领域输入更多的“后起之秀”。

而黄琨也非常兴奋,他认为松柏作为一个牙科产业集团,其解决牙科产业痛点的理念,正推动着松柏在更大的社会问题面前主动担当、成长为更加成熟的企业公民。而IOF的构想与规划,很好地把承担企业社会责任和解决产业学科痛点有机结合起来了。

黄琨和Kang Ting教授随之联络了他们结识和敬重的十多位来自中美欧的顶级正畸专家,向他们提出一起创立IOF的想法,令黄琨倍受鼓舞的是,每一位专家都给予了热情且积极的回馈——他们几乎都有过和Kang Ting教授一样的经历,年轻时受到过前辈的提携或鼓励,如今功成名就之后,想要去鼓励更多的后来者。

IOF国际正畸基金会就此应运而生。

这群本着“达则兼济天下”思想的撑伞者,构成了IOF最初始且最核心的专家委员团队。据了解,IOF下设了科学委员会和教育委员会两个委员会,作为核心决策机构,将从学术论坛、研究资助和培训教育活动三大方向去培养医生,推动正畸学科发展。专家委员们既会担任大型学术论坛和继续教育活动中的讲师,也要亲自担任研发自主申请资助项目的评审,跟进被资助的研究项目,推动理论研究成果变成技术或者产品,实现产学研结合。每一位加入IOF的医生,都会得到专家委员们的指导和“保驾护航”。

 

图片

 

其背后的出资者松柏投资集团则持续地从企业经营所得中提取资金用于IOF的运营和研发资助,给IOF提供长期稳定的资金来源,以保障它能够独立自主地开展学科建设。黄琨表示,“IOF希望帮助每一位正畸医生实现自己的梦想,也希望让每一位正畸医生都能更加近距离地接触到大师级的学习资源。”

和其他医疗行为相比,正畸不仅是治疗错颌疾病,更给人带去美、微笑、自信,因此具备消费+医疗的双重属性,患者同时也是消费者。用IOF一位专家委员的话:“矫正的是牙齿,改变的是人生”。因此,IOF的研究和培训教育活动,均以患者的满意度为核心,而不是单单解决某个医学问题。所有的创始教授将共同携手,培育和关心每一位加入IOF的医生的成长。而IOF也能持续性的运营和投入,成为全球正畸公益力量的重要补充,完成“共建产业”的美好愿景。

这正是IOF的特别之处,更加注重从医生的角度去关爱患者,给患者贴心的照顾与呵护,让更多人获得美与健康,黄琨认为,“这比单从医学领域解决医疗技术问题更有意义”。

互通全球

时针拨回到2015年松柏投资集团刚成立时,彼时的口腔和正畸行业尚未引人注目,不具备投资机构眼中“高回报、快盈利、大规模”的吸引力,松柏就选择口腔这个领域作为长期深耕之地。截至目前,松柏在全球一共投资和经营了五十多家牙科企业,深入产业链上中下游,夯实了产业建设的“基础设施”。其中,正畸是松柏着重建设的领域。

7年来,松柏见证并参与了口腔健康行业的飞速发展,需求端与供给端皆大幅增长,数字化技术应用得到普及,新材料和新技术的涌现推动了治疗效果的提升……作为行业发展的参与者和受益者,松柏与口腔健康行业休戚与共,因此希望能为口腔医生、消费者,在解决牙科行业痛点这条路上,做出自己相应的贡献。

其实在中国以外,松柏在全球口腔市场也有诸多布局。黄琨提到,“因为业务原因,我们经常有机会进行国际之间的分析比较,给我们感受很深的一点是,虽然中国口腔医疗已经成为世界上规模领先的市场,但是中国口腔在国际上的声音和影响却远没有跟上规模的发展。国外往往只知道中国口腔市场大、增长快,但是对中国口腔尤其是中国正畸多年所积累的独特经验、思想和涌现出的诸多创新了解甚少。松柏团队的内心深处也经常听到一个声音在召唤:我们应该为此做点什么,去帮助世界重新认识中国口腔和中国正畸,让世界看到中国为这个世界学科的发展所做出的贡献。”

黄琨和Kang Ting教授都坚信,IOF将成为一个源自中国放眼全球的国际性学术、临床应用研究和培训教育平台,让中国的正畸理念、经验、技术走向世界,同时也引进更多国际的先进技术与经验,触达中国的正畸医生们,促进东西交流,达成更多的行业共识,从而造福更多的患者。

 

图片

 

在近期举办的首届IOF国际正畸高峰论坛暨IOF成立大会上,全球各地的专家与正畸医生们通过互联网进行学术交流与情感互动。IOF不以国别而论,其学术内容、教育培训资源、研究资助都面向全球各地的正畸医生们。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除了中国的众多院校外,全美78个正畸院校主任和院长都收到了IOF委员会的邀请,这不仅反映出IOF专家委员们对这项公益事业的认可和投入,同时也让IOF迅速建立起了一条连贯中西交流的重要通道。基于纯粹的学术视角、中立的角度,来自全球各地的几千名正畸医生在这里听见了“大师的声音”,不仅如此,大家还在IOF的平台上相互分享学习的感受与观点,汲取来自世界正畸学科的优秀思想和经验。

自120年前口腔正畸学之父爱德华·H·安格创立近代口腔正畸学以来,正畸一直是一个“国际化”的学科,其技术的进化承载了全球从业者的智慧。当下,全球正畸需求均在日益增长,IOF希望响应每个口腔产业从业者的初心,“但有所呼,必有所应”,为所有有需要的正畸医生消除经济桎梏、跨越地理限制、打破资源壁垒,互通有无、创新连接,进而普惠五洲四海的患者。

正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反过来,当来自全球各地的星火汇聚相连,亦能凑成熊熊燃烧的火炬——既要普惠天下,也将传承不息。这正是“人类健康共同体”的意义,也是IOF秉承的初心所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联系邮箱:503-951-319@qq.com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Copyright © 2013-2020 www.7991.org 91健康网 版权所有

鄂ICP备09007182号-3

鄂公网安备 42098202000061号

健康是快乐之源,健康心得体会网站www.7991.org 91健康网不属于任何医疗机构、品牌、公司等商业机构,为个人及健康爱好者对健康养生的经验、体会心得日记。

Top